聽到曾插班上了淡江 

突然有點想念在淡水的日子

夕陽泛著橙色  對岸觀音山點綴著幾縷青煙

河面魚躍 岸邊蟹跳

潮漲浪拍生泡 潮退彈塗魚跳阿跳  沒事時 投石子 打水漂

河面上阿伯駕著小艇垂釣

集合場值星吹著哨子狂嘯  

收操等飯嚼 點名完睡覺

悠閒的時間凍結住歲月

無奈的那一段  似乎也變得美好

其實困在淡水 苦悶的不得了

營區外遊客忘情的喧囂  提醒著失去自由的煎熬

只是當初的困惱 如今早已經淡掉

多年後想起  困難地殘留 獨餘微微一笑






    全站熱搜

    塵世中迷途小書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